下雨了。

滴答、滴答,細細的雨絲敲打在玻璃窗上,聚集在窗面上的水珠,因著重力倏地滑落至窗檯,消失在一整片的潮濕裡。不二抬起頭,正好看見雨水快速跌落的瞬間。

不過就只是場雨,並不是沒看過這樣的畫面,但在當下,不二卻覺得十足震撼。

 

午後時分,他隨性靠坐在書櫃旁,手裡捧著書。裝了茶飲的馬克杯,直接擱在木質地面上,腳邊也散落著整理好及未整理的各種照片、文案。

生活裡這些不是太好的習慣,總會讓那人在耳邊碎唸著種種叮嚀,雖然聽多了實在有些厭煩,但在這只有雨聲的時刻,卻突然想念起那略低的聲音。

明明上一秒還在整理資料的,下一秒卻丟下手邊工作看起不相干的雜誌。不二自顧自地笑了下,不願分神去思考動作的理由,只把原因歸究給突如其來的大雨。

手上書頁隨著時間流逝,一頁頁的翻動著,頁緣似乎因為長久以來的翻閱而有些微折損。

視線停留在某個印了半頁全彩照片的頁面上,照片旁的報導字裡行間寫的全是幾年前的賽事,分析、專訪,皆圍繞著同一個名字,他不由得從內心感到驕傲。

 

每到這個雨下不停的季節,不二總是會想起中學時代的一些零碎事物。那場雨中的比賽或是那把深色的傘,幾個場景在腦海裡換來換去,記得完整的,也都是和那人有關。

當時那些令人無比興奮的勝利,在時間的消磨下,似乎也只剩下一面面獎章,和笑得開心的照片可供回憶。遺留在記憶中的陣陣悸動,想來也是因為那帶著高溫的擁抱大過於破敵的喜悅。

 

方才被自己丟下整理到一半的東西,其實是下一本攝影集的稿件,一向準時交件的習慣,這次說不定要被打破。在這灰濛濛的天氣底下,似乎是完全提不起勁工作了。

他有一下沒一下翻弄著還沒整理過的資料,一場午後雨完全打亂了自己的計畫,看著每張照片,都只讓自己不斷想起過往瑣事。每一個片段,都明白說著自己的無力。

要是讓那人知道自己腦袋裡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,大概又會被那雙有著厚繭的手拍拍頭,而後說聲「別胡思亂想」之類的。思緒兜了一大圈,結果還是回到雜誌彩頁上的人,不二頓時感到些許挫敗。

 

他無意識地玩著垂在頸邊的幾縷髮絲,考慮著是否該沖杯咖啡、烤片吐司當作下午點心轉換一下心情。

正想得入神時,短暫的物體震動聲打斷他的放空。手機在床邊響了兩下後又靜止,不二有些疑惑的起身查看,仍亮著的螢幕上清楚顯示著來電的人名。

他笑了笑,隨後回撥。制式的等待音規律響著,下意識讀秒,在線路接通的那刻,他突然有點想哭。

 

『不二?』

「嗯,是我。」

『把你吵醒了嗎,忘了先看時間,你應該還在睡吧。』

「已經醒了……今天很早就起來了,不是被吵醒的。」

『醒了就先吃點東西,記得準時吃飯,不然你又要胃痛。』

「嗯,我有按時間好好吃飯啦,最近沒再胃痛了。」

『如果難過別硬撐,去看醫生,知道嗎?』

「嗯嗯,知道。你好像老頭子喔,這麼囉嗦。」

『是誰都不好好照顧自己?』

「哪有……」

『總之,多注意點,盡量早點睡。』

「好啦,有學生在叫你了,趕快過去吧。」

『……再等等,我很快就回去了。』

「嗯,等你回來。」

 

切斷通話後,不二將自己整個人埋進棉被裡,才掛上電話,便已開始懷念那帶點機械雜音的聲音。忍住好想再撥號的念頭,他悶悶地苦笑。

真是的,不過半年沒見,弄得好像天人永隔似的。果然依賴久了就會變得脆弱,當初送人到機場時的灑脫,早已不復存在。

海的那端有多遠,換算成時間,還要再過一百八十多天後才能再見,又怎麼可能不掛念。會不會著涼、會不會受傷,會不會被過度熱情的學生纏上,各種芝麻綠豆大的事,都能讓自己擔心。

不二重重嘆了口氣,其實是自己更需要戀人在身邊的。他翻身仰躺在床上,隨手抹了把臉,一雙眼眨啊眨地蒙上淡淡濕氣。

 

等雨停了之後,出門吃碗拉麵吧。等待陽光出現,空氣中的水氣散去,大概能讓自己不那麼想念。

躺在相對空曠的雙人床上,聽著模糊水聲,他輕閉上眼。

 

 

窗外的雨依然下個不停。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羽澤櫻 的頭像
羽澤櫻

七號櫻色館

羽澤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