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交叉點 番外]





萊恩姆斯是個普通的祭司。

 

長長的棕髮束成馬尾,同色系的眼眸裡透著濃濃自信,嘴邊總是咬著菸草,頭頂上則戴有看起來其實囂張的惡魔角。他鮮少主動幫助別人、團練時也多半我行我素。或許看起來特異,但其實普通,他不過是把其他職業的特質,在祭司這個聖職上,發揮得淋漓盡致。即便是那麼自我中心,身邊卻仍不乏上門的求助者。或許,大家都是被他臉上常駐的笑容給欺騙了。

 

「萊恩,你偶爾也該對那些冒險者友善一點吧。」

深知其個性的祭司好友不只一次這麼勸著。但萊恩姆斯仍不為所動。

 

「我靠著自己的力量修鍊至今,沒有受過誰的幫助,為什麼成為祭司後,要對那些不把我當回事的人伸出援手?看順眼的、態度好的就幫,不順眼的、無理的便無視,聖職人員不是誰的奴隸,沒有義務對所有人好。

「奧丁神的智慧是要給予那些需要幫助的人,只願坐享其成的人,沒資格得到祝福。你就是人太好,才會被那些無理的人欺壓。

「看你又一臉沮喪的樣子,連頭髮看起來都像褪色。說吧,今天又跟到什麼爛團了?」

萊恩姆斯對祭司友人這麼說著,話語中的事實、自信無比的神情讓娃娃臉祭司有些挫折。

 

自身的良好資質,讓他用極快的速度從服事轉職為祭司,突然的拔擢不免引起部分人的質疑與眼紅。一些本質不太優良的前輩於是冷眼對待,將許多吃力的工作全分派給他。許多冒險者見他年紀小,便惡聲惡氣地指使,出團前說好的報酬分配,也在收團後有所縮減。諸如此類的種種,讓萊恩在新手祭司的時期,便養成現在的個性。

 

他憑著一身好技術在各大冒險團裡遊走,無論輔助,或攻擊,都能輕易勝任。各式各樣的人和他稱兄道弟。雖然大聖堂一直以來都拿他沒辦法,但其長久累積的人脈,的確讓大聖堂在各方面都輕鬆許多,主教也只好任著他去。

而萊恩便在忙碌又休閒之中過著生活,對小服事們微笑,對來訪的求助者微笑。在遇見那個銀髮盜賊之前,日復一日,像是重播般生活著。在此之前,他從不曾認為自己的生活有什麼不好。

那抹銀白在整片黃沙裡著實醒目,雖然不曾提起,但當時對方的出現對他而言,或許得已稱為救贖。為自己趨近冷漠的心,添上了另一盞燭火。

一開始,只是覺得有趣罷了,或許是被那頭銀髮吸引、又或許是那對湛藍色的眼瞳,明明身為盜賊,卻有著那麼純淨的笑容。他難得能和誰共同生活那麼長一段日子,但隨著時間流逝,銀髮盜賊愈是乖巧,萊恩姆斯的心情便愈顯沈重。

不是沒帶領過新手修鍊,但他知道這次和以往有些不同。迎合對方習慣安排行程,盡可能前往那些有趣的地點,甚至是親手製作了那面狐狸面具,這些都已經超過該保持的那條界線,他知道自己的反常,只是逼迫自己不去思考。

 

他不曾真正在乎過誰,雖然一向笑臉對人,但那不過是種交際方法。他的身邊,沒有誰是比好朋友再多。當他逐漸對特定對象付出、情緒隨著特定對象起伏,心裡只感到前所未有的慌張。

萊恩姆斯其實沒有考慮太久。在發現自己對銀髮盜賊似乎有太多在意之後,他選擇了逃避。

在那個寒冷的雪夜裡,幾乎是落荒而逃。

捏碎蝴蝶翅膀後,回到普隆德拉的住所,他頓時覺得輕鬆。那些煩惱自己的情緒,好像也能隨著那陣大雪,遺留在充滿黃沙的南方地帶。

 

◇ ◇ ◇

 

距離那日不過才短短幾天,他便嘗到想念的痛苦。

那天,萊恩姆斯在微弱的晨光中醒來,抑不住心中蔓延的思念,讓他笑得不能自已。就像老掉牙的故事書劇情,書裡的主角分開後才知道原來自己愛著對方。他在心底恥笑自己的愚蠢,不需唸咒的移動,讓自己沒有後悔的餘地,也讓對方沒有詢問的時間,當時近乎殘酷的將人遺留在雪地,必定會被怨恨吧。是自己親手切斷可能的一切,於是再也回不去。

 

而後,他滿身狼狽地前往大聖堂,無視主教的訝異眼神,毫不猶豫地提出升等神官的申請。他想,藉著密集的修鍊,或許能忘卻那些過多的情緒。忘了自己是怎麼愛著一個人。

無視於旁人側目,憑著一股發洩似的衝動,萊恩用前所未見的快速,短短半年內,便從祭司升等成為神官。換上紅白相接的神官服,佇立在熟悉的大聖堂前,他卻得不到解脫。

是自由慣了吧,咬著菸草他隨意靠坐在噴水池旁,淡淡地看著中央街道上的人來人往。習慣一個人的生活,一時之間愛上了什麼人,反而使自己心慌。升等的忙碌,並沒有削減他對吉納維爾一絲一毫的想念,近乎無停止的修鍊,反而讓他更顯清醒。冷靜思考後,他才認知到當初其實能有更好的結局。

 

這個世界說大不大,但當真心想見著一個人時,卻又顯得過分廣闊。

萊恩向來是行動力極強的人,他並不想就這麼放棄那已進駐心裡的人,這輩子愚笨這麼一次就足夠了。整理好簡單的行李,他便動身前往夢羅克,準備回頭找回吉納維爾。

 

他在沙漠之都周邊待了好長一段時間,但始終沒有盼到等待中的身影。

不是沒想過請酒保好友替自己多注意一點,畢竟對方的情報來源比自己廣上許多。但礙於那些卡在心裡的莫名自尊,萊恩還是抹去了這個選項。

 

沿著過去曾帶著吉納走過的地方,他獨自在盧恩米德加茲王國內尋覓、打聽著,但得到的皆是否定的回應,幾年下來,仍是一無所獲。他一直以為當初吉納合是找了菲爾代替自己陪他轉了職,以好友的個性,一定會看在自己的份上幫吉納一把,這也是為什麼他這幾年總是不想踏進菲爾的地盤。

但或許他猜錯了,或許吉納的性子比自己所認知的還要剛烈,早已遠走他國。萊恩不只一次懷疑,會不會他想找的人早已離開這個國度……

對方的職業本來就充滿危機,誰都說不準會發生什麼事情,會如此擔心其實也不為過。

 

繞著大陸找了一圈,最終還是回到了夢羅克,他們相遇的地方。

萊恩拖著有些憔悴的神情,走進菲爾的酒吧,無視於好友過度驚訝的表情和叨念般的詢問,他只是開口要了酒,而後沒命似的喝著。到底喝了多少,之後的事,其實他也記不清楚,只是想用酒精沖淡胸口的煩悶。

 

不知過了多久,當他睜開眼,看見自己朝思暮想的人時,萊恩發現自己竟做不出任何反應,只是本能的笑著。溢在心裡那股滿滿的喜悅,不是言語得以形容。吉納半趴在床沿,銀白色的前髮略略遮住他細緻的眉眼。雖然現在緊閉著,但萊恩腦海裡卻映滿了那雙明亮的貓眼。

他看著吉納維爾緩緩醒來,生疏的轉開視線,不禁有些心痛。多年之前,是自己用那種狠心至極的方式離去,如今終於再見他其實緊張得很,不曉得該如何再次面對兩人間的關係。雖害怕會在之中看到任何的負面情緒,但他仍注視吉納,彷彿不這麼做,對方便會消失一般。

他看著吉納眼裡的欲言又止,忍不住還是開口。這些年來,眼前的銀髮刺客是怎麼過的,轉職的過程如何,接了什麼樣的任務,他都好想、好想知道。於是,在自己尚未察覺時,他已伸出手,用不驚擾對方的力道,輕撫上那略顯成熟的臉。

 

吉納維爾的反應比想像中來得和緩。他沒有拿起武器對著自己,沒有冷眼叫自己滾開,只是用著令人心疼不已的神情口吻,指控著。他無法反駁,那全是他曾對吉納維爾做出的事情。他試著吻去對方的情緒,脣角感受到的溫熱,著實勾疼了心。淚水的味道,讓他有些慌了手腳,下意識又想逃避。

房門上的敲擊聲響起,有些失控的情緒適時被打斷,讓萊恩姆斯得以冷靜。雖然知道紅髮友人抱持著看熱鬧的想法居多,但萊恩仍十分感謝他的短暫介入。

片刻平靜後,他重新面對眼前的人。聽著吉納問出連自己都找不到答案的問題,閃躲的當下,萊恩卻懂了。阻擋在兩人之間的,是自己太過膽小的心。過去的他太過自以為是、太過小心翼翼,只想著保護著自己。看著吉納維爾又是笑又是哭,才體會到自己究竟讓這個人傷得多深。

於是他伸出手,抱緊了自己曾經放開、但再也不想放棄的人,在這人耳邊一遍、又一遍的說著永不分離。

 

在一連串的逃避與掙扎後,萊恩姆斯終究是牽回吉納維爾的手。

他回到從前普通的聖職者生活,而這次,有了心愛的人陪伴。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羽澤櫻 的頭像
羽澤櫻

七號櫻色館

羽澤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