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在閱讀室裡撿到一本書。

在圖書館裡撿到書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,每天都能在館內各處,拾起民眾隨手放置的書籍。但這是一本不屬於館藏的書。他看過這本書,但不是在館內,而是在自己的書架上,身為一個館員,熟記館藏是最基本的功課。

手裡的這本書和他自己擁有的不太一樣,精裝和平裝的差別。他不記得這書什麼時候出了精裝版,對於資訊落後這件事他有些懊惱,是該找時間好好到書店逛逛了。

意外的,身為遺失物的精裝本保存狀態十分良好,失主應該會急著找回它吧。他這麼想著,便翻開書頁,想找找任何可能辨別失主的記號。不知是幸運或是其他什麼,他在版權頁上,發現一個漬秀的、以細黑筆寫下的、小小的「靜」字。

 

他喜歡這份圖書館的工作。

除了能整日泡在書堆裡之外,不時發生的小插曲也是他深愛這工作的原因。

有一次,他如往常般在閱讀室值班,隱約中聽見細碎的吵雜聲。正打算起身維持閱讀室應有的寧靜時,卻看見一位坐在角落的女學生,正不停的啜泣。他嚇了一跳,趕緊抓了幾張面紙遞給那位同學。詢問之後,才知道她只是看小說看的太入迷了,才會隨著劇情而哭了出來。

好不容易停下眼淚後,兩個人都笑了起來。能有人這麼認真的閱讀自己,那本書會很高興的。他對著那位同學說了,得到一個回應的笑容後,他便回到自己的位置上,繼續工作。

 

他試想這個「靜」會是什麼樣的人。

從字跡來看,或許是位頗有氣質的人吧。他一向喜歡漂亮的手寫字,連帶的也會對字跡的主人特別友善,也因此放過好幾個逾期還書的人,他的這個習慣已經被流通台的大姐唸過好幾次了。

也許是私心使然,想看看這字跡的主人。於是他沒將拾來的書放進失物櫃裡,反而是收進抽屜。他在失物招領區多貼了張佈告,寫著:

 

失物招領:

  本館於X月X日拾獲《○○○○》乙本

  版權頁上註有「靜」字簽名

  請失主向館藏部主任領取

 

 

幾週後,在他忙得幾乎忘了這件事時,書主終於現身。在辨公室裡接起內線時,他愣了下才記起那本書的事。在等待書主的短暫空檔,他想著說不定待會還能和對方聊聊那本書的閱後心得。

輕輕的幾下敲門聲打斷他的神遊,朗聲道了句請進後,他看著來人推開門,雖然這樣真的很失禮,但他事前還是預想了書主各種可能的樣子,實際見到時,卻是那麼的出乎自已預料。眼前的「靜」比自己想像中不秀氣,或許可以稱得上是帥氣,一時間也找不到適合的形容,總之對方給人的感覺和書上的字跡一點也不相像。似乎比自己高了十多公分的身高,給人一股十足的壓迫。

 

「是靜先生嗎?」雖然心中訝異不斷,但他仍是習慣性的確認。

「徐靜。潘主任您好。」

 

他們客套的寒喧幾句後,他便從抽屜裡拿出那本失物,交還給徐靜。同時還是忍不住稱讚了對方漂亮的字。

徐靜聽了,淺淺的笑著回道,「大概是小時候認真練字的成果吧。潘主任的字也很好看啊。」手一翻,徐靜從書裡翻出一張A6大小的便條,上頭密密寫著書評心得之類的東西。

「啊,抱歉。」他有些尷尬的笑了笑。「因為我自己很喜歡這本書,就趁著失主還沒領回前重看了一次,順手寫了點東西,還忘了拿出來,還請徐先生別介意。」他像是做錯事的小孩,頭微低的說著,全然沒注意徐靜已看完他寫下的心得。

「潘主任的見解很不錯呢,能看到這麼好的評論,也算是我的收獲吧。」

收獲?那些隨手寫的想法應該只有作者本人才會覺得有用吧。聽見徐靜這麼說,他心裡一陣納悶。

頓了幾秒後,他急忙抬頭,才發現對方臉上掛著明顯的笑意。

「你是作者?」他瞪大了眼問。

徐靜點點頭,而後開口。

「潘主任有興趣看看其他尚未出版的稿子嗎?」嘴角的笑似乎有漸漸擴大的趨勢。

「當然!」看著徐靜的笑容,他也跟著燦笑出來。

 

此時他想,這或許才是他熱愛這份工作的原因。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羽澤櫻 的頭像
羽澤櫻

七號櫻色館

羽澤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