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Love Song 系列]




男人散放在桌面的文件堆上,壓了張演奏會的門票。

他看了眼票面,戳印上的日期是週末晚上,日期旁則是以明顯的字體印著他從沒見過的字樣,「巡迴首場」。

又到演出的季節了嗎?他隨手抓了下自己及肩的髮,突然明白戀人連續晚歸的原因。男人微笑著票卷仔細收進皮夾,而後整理起滿桌的雜亂。

 

他是個沒有什麼藝術細胞的人。對於繪畫、音樂等等的,是一竅不通。

這樣的自己,卻有著很藝術家的外貌,和一個音樂家戀人。

「工程師嘛,沒有藝術天分也無妨啊。」戀人總是這麼笑著說,同時卻也不間斷的送給男人一張又一張的演奏會門票。他顯少過問戀人的工作情形,反正有演出時,戀人一定會留張票給他。

或許看來冷淡,但這是他們相處的方式,正如同戀人不會干涉他坐在電腦前一整天那樣。如果不把工作過度時的必要干擾算上的話。

 

開會開得晚了,男人差點趕不及在開演前入座。

找到位子後,他快速翻看手裡的節目單,雖然對他而言,單上的資訊一點也不重要,只是習慣性的翻著。

燈光減了又明,當所有人的視線全集中在舞台上時,他的眼前也只看得見台上那人。

表演者向觀眾微笑致意後,便開始演出。他一手搭上琴頸,一手握緊琴弓,一次拉動,悠揚琴音便從寬闊臂膀間傳開。

男人不只一次這麼覺得,在舞台上演奏著的音樂家,實在是耀眼令自己無法將視線轉開。

最後一個拔高樂音後,台上的人像個孩子似的,滿意的笑了。

 

當室內燈光再次亮起,男人不自主的閉上眼,腦海裡全是戀人拉著弓的身影,那樣的自信且優雅。

明明沒有一點音樂素養,卻愛著那人的提琴聲。他不懂那一曲又一曲裡所包含的意義,只是單純的喜愛那人拉奏出的樂音。

他曾經瞞著戀人,獨自聽了幾場別人的演奏會,卻沒有哪次能帶給自己相同的感動。他想,那或許是因為自己愛著的,並不是樂器或樂曲,而是演奏著的那個人。

 

散場後他傳了封簡訊,接著繞至後台出口,等著今晚演奏會的主角出現。

沒多久,穿著黑色襯衫的音樂家,提著琴出現在男人面前。

「久等了。」說著,音樂家用空著的手撫順男人被風吹亂的髮絲。

男人下意識的將臉貼進對方溫熱的手心,感受到指腹輕擦在自己微冷的頰上,他輕聲問了,「沒有慶功會嗎,可以直接回家?」

「我請假了。」音樂家笑著將男人抱進懷裡,撒嬌似地在他耳邊低語,「真高興你來了。」

「每場演出我都在啊?」男人不解。

「這次不一樣。」音樂家不打算解釋。他知道男人不懂巡迴對自己的特殊意義,但他不在意。在這個極特別的時刻,最愛的人能在場陪著自己,早已足夠。

 

音樂家賴以維生的琴,輕靠在玄關。

男人背靠著門板,和他的音樂家玩鬧似的吻著。因為巡迴,接下來有好幾個月無法見面,礙於工作男人並不能跟著。

或許是基於補償的心情,男人沒有抗拒的接受來自戀人過於激動的親吻,和其他。

 

星期天早晨的陽光,對男人而言,一向是刺眼且令人厭惡。他在戀人懷中醒來,背對著光,音樂家寬厚的肩上浮著層淡淡的金,美麗而耀眼。短暫凝視後,他微微瞇起眼,更往那溫暖的胸膛裡縮去。聽著對方規律的心跳,陷入另一段睡眠。

 

再次醒來,身旁已沒有戀人的身影,遮光簾亦不知何時被密密拉上。

空氣中有著淡淡咖啡香氣,微弱的音樂聲也從臥室門外,絲絲地洩露進來。

男人在床上不可抑止的笑了,不小心卻滲出了淚。

他想,這無比幸福的片刻,應該足已抵擋數個月份的想念。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羽澤櫻 的頭像
羽澤櫻

七號櫻色館

羽澤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