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人家裡養了隻貓。

那是從街上撿回來,十分乖巧的流浪貓。

他在承租來的小套房裡養著,房東是個好心的人,並不禁止這些房客飼養任何寵物。

男人帶著貓進獸醫院、打疫苗,在下班之後,無微不至的照顧著。

貓罐頭、食物盆、磨爪板,短時間內家中便放滿了各式貓用品。

 

小貓全身黑亮,但四肢前端卻像是穿了白襪,有著一截雪白,連長尾巴的末端也染著一段白。

「黑白貓。」男人將小貓舉在眼前,溫柔地笑著。

他並沒有替小貓起名字,只是「小貓、小貓」的叫著。

 

男人放任著小貓在室內走動,牠的地盤包括了那頭的沙發和這端的矮櫃。

櫃上擺滿了裝著照片的相框,多半是男人和另一人的合照。

小貓總愛在清晨時分,男人未醒之際,在相框和相框之間來回走動。

之中的某張照片,特別引起小貓的注意,亮黑亮黑的身軀在相框上蹭了幾下。

牠多望幾眼,便細聲叫了,縱身一躍,踏著快步又回到男人床邊。

 

看著黑白色的貓在家中各處玩耍,總會讓男人想起自己的戀人。

像貓一般的男人。

在自己忙碌時,同樣忙碌地做著他的工作;在自己沮喪時,靜靜的陪在他身邊。

優雅的身段、玩鬧似的親吻,就像隻高貴的貓。

 

「我們養隻貓好不好,像穿了襪子的那種。」戀人好可愛的表情,男人仍記得漬楚。

而自己回應了什麼,卻記不得。

 

 

那天他們只是很平常的出門,卻在馬路中看見一隻被困住的貓。

小貓無助的神情,讓他們當下便決定從車陣中救出那條小生命。

看準了無車的片刻,瞬間小貓已躺在戀人溫暖的懷抱。

也只是一個瞬間,對向車輛迎面而來,撞碎了短暫的美好。

 

 

酒駕肇事,兩死一傷。

 

 

男人養了隻貓,從街上撿回來的流浪貓。

那是他從戀人手中接過,沾滿了鮮血的黑白貓。

 

 

 

小客廳裡沒有開燈。

男人靜靜的坐在和室桌前,桌面上有著一個三吋小蛋糕,和那張小貓最愛的照片。

他的戀人,笑得依舊燦爛。

「你在那裡好嗎,應該都不會痛了吧。」男人記得,愛笑的戀人,雖倒在血泊裡中、雖皺著眉卻仍然微笑。

 

一陣微刺的觸感從頰邊擦過,定睛一看,發現是小貓正舔著自己的臉。

和翠綠色的眼珠對望幾秒,男人輕扯出笑,低聲道,「小貓,過來,這是爸爸喔。」

直到小貓離開了臉頰後,男人才察覺自己不知何時流了滿臉淚。

「我這裡有小貓陪著,一切都很好。」

 

 

男人養了隻貓,那是他和戀人一起飼養的貓。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羽澤櫻 的頭像
羽澤櫻

七號櫻色館

羽澤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