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Love Song 系列]




占地頗廣的小型劇場,在夜裡點亮了暖黃色的燈光,舞臺上穿著紅白色短裙的主持人,正熱情地介紹晚會節目流程。

男人坐在露天場地裡,用米色圍巾和同色大衣,將自己裹得像隻北極熊那般。呼出的氣息,在空中形成白色霧氣,不時灌進衣物縫隙中的冷風,讓他不禁佩服起臺上努力工作的年輕女人。

下意識將圍巾拉得更緊一些,男人輕咬著指節,不太專心地讓主持人的聲音流過耳邊。不知在後臺準備的音樂家,上臺後會不會覺得冷,剛才真應該逼對方多穿件背心的。他試著讓自己專注聆聽臺上表演者的演奏,卻無法不惦記自己的粗心。

 

 

這幾天冷鋒南下,氣溫驟降了好幾度,路上行人的裝扮紛紛從薄長袖,轉變成羽絨大衣。雖然很不想離開溫暖的室內,但早在幾個月前就敲定的工作,說什麼也不可能隨便取消,男人也只好把自己包得暖呼呼的,跟著音樂家一起出門。

 

兩人的目的地,是初識的那個戶外劇場。

那已經是好幾年前的事了。同樣是某企業贊助舉辦的聖誕音樂會,一系列的活動,在這個城市裡,在兩個人都好熟悉的場地,因緣際會的相遇。同樣是一人在臺上,另一人在臺下,不同的是,這次他們會手牽著手,一起回家。男人不禁淡淡微笑,側頭看著車窗上的倒影,戀人微微勾著嘴角的神情,讓他捨不得轉開視線。

 

他們抵達的時間還算早,現場尚未開始布置。音樂家從熟識的工作人員手上拿了張工作證,讓男人得以進入演出者專用的休息室。不小的空間裡少少幾個人,或者調音,或者整理衣裝。兩人挑了個角落,隨即開始準備。

雖然這趟出門主要是為了工作,仍不減他們一起過節的興致。男人難得能看見戀人在演出後臺的模樣,顯得有些興奮。他從隨身提包裡,翻出一盒長條型紙盒,邊遞給音樂家邊說,「聖誕節快樂,禮物先給你,戴它上臺吧。」說完還俏皮地眨了眨眼。

 

包裝精美的紙盒拆開,是條銀灰色的領帶,上頭繡著不明顯的圖樣。比銀灰還淺的銀白色,不規則排列著一把把小提琴,多麼符合音樂家的身分,卻是過分可愛。

音樂家看了,也只能溫柔地親吻上男人早已笑開的脣角。

短暫交換親吻後,是男人替他繫上那條領帶。熟練地將布條繞過頸子,交叉、而後打了個漂亮的結。相對圓潤的指尖在結束動作後仍不捨得離開,而是在衣領和肌膚的交界處,輕淺觸碰著。他沿著領口、滑過前襟、撫過服貼的袖子,最後停留在戀人帶點薄繭的手指。即使是這麼短暫的分離,也突然讓他覺得依依不捨,這個冬天帶來的不只是罕見的低溫,也連帶讓人變得脆弱。

 

 

場地音響傳來熟悉的人名,男人才總算把注意力拉回舞臺上。

他的戀人,帶著最鍾愛的那把琴,平穩地走上舞臺。百聽不厭的提琴樂音從那人的指尖緩慢流洩而出,藉著空氣傳播,振動著心臟。隨著樂聲滲進體內的那些情感,讓他無法控制地輕閉上眼。比任何人都還要感動、還更幸福,男人知道,在臺上拉奏著小提琴的人,是為了才什麼選擇這首曲子。

那是專屬於自己的樂曲,每個音符都是無法取代的絮語。

 

兩個小時的演奏很快就到了尾聲,散場時,男人並不急著離開,靠坐在一旁的石階上,他隨興哼著演奏會的最後一首曲子,斷斷續續地,其實只有幾個音在正確位置。

為數不少的聽眾逐漸散去,劇場內的照明,也陸續關閉只剩主要的的幾盞,在更顯昏黃的燈光下,男人看見他的音樂家朝自己的方向走來,幾天前才修剪的黑髮,末稍微微碰觸在衣領,頸上繫著幾小時前他親手打上的領帶,上頭的提琴圖樣閃著亮光。

男人微笑,等著音樂家開口。

「久等了,走吧。」音樂家說,而後用空著的那手,牽起對方。

 

接下來是只有兩個人的時間。

 

捨去外頭的人擠人,他們回到家。

快速洗去在外沾染的髒汙後,男人替彼此泡了熱可可和黑咖啡,主辦單位貼心地替演奏者準備的西點禮盒,成了最佳的宵夜甜點。

縮在那張兩人都十分喜愛的大沙發上,他放任音樂家耍賴似地將頭枕在腿上,由上而下看著戀人,他只覺得心裡充斥著幸福。男人輕捏了一小塊蛋糕,遞往音樂家嘴邊,見對方張口咬下,他不禁笑開。低頭便就著戀人脣角的碎屑,輕輕舔了一口。然後,在模糊的笑聲中,換得一個深吻。

 

沒有人將注意力放在電視裡賣力演唱的歌手,兩人你一口我一口的,邊玩邊吃,耗費將近一個小時,才將三吋不到的起司蛋糕吃完。和方才的一陣玩鬧相比,現在的氣氛著實寧靜許多,流轉在兩人之間的氣息,讓誰都不想理會小桌上的狼藉。男人只是勾著戀人的手,靜靜地看著被冷落許久的節目。一整晚演出下來,音樂家其實有些累了,雖然還想保持清醒,但男人的體溫,讓他不禁闔眼。

待男人察覺時,音樂家已像個孩子般地沈沈睡去。

 

不知是夢見什麼,眼瞼微微顫動著,男人有趣地看著戀人難得的睡臉,他專注看著,甚至認真數起對方偏長的睫毛。而後不禁伸手,沿著音樂家的臉頰,輕柔觸碰著。無論是在臺上認真拉著提琴、握筆點著音符,或是睡著的模樣,都讓自己無法移開視線。

好多年前的今天,他們相遇,然後一起渡過了好幾個今天。在每個寒冷的日子裡,雖然不能一直一起,但總是記得那份屬於自己的溫暖。就像那首曲子,總是在不經意時,帶給自己無比幸福。

好愛,對於躺在自己腿上的這人。

 

已經無法用言語形容,太多太多的那些,終究只能化成最簡單的幾個字。

 

我今天說過了嗎,關於我愛你這件事?

 

男人放輕音量到近乎無聲地對已經熟睡的人說著,

「我啊,很愛很愛你喔。 」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羽澤櫻 的頭像
羽澤櫻

七號櫻色館

羽澤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