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Cold in Summer 相關]





風扇強力的吹送,帶動屋子裡悶熱的氣流,大開的窗子沒有一點微風進入,外頭下午的陽光熱辣地照射在每個角落。

他瞄了一眼冷氣機上的溫度顯示,30度。

 

不能開、不能開。

他用強烈的意志力,阻止自己想打開冷氣的欲望。還不到夏天、要節省能源、冰箱裡還有戀人煮給自己消暑的綠豆湯和冰茶,在心裡跑過好幾個不能開冷氣的理由,不過就是熱得異常的氣候,怎麼能這麼快速被打敗。他暴躁地抓了抓染成淺褐色的短髮,倏地起身,丟下畫到一半的設計圖稿,憤恨地瞪了眼居高不下的數字,而後衝進浴室裡沖了一身冷水。

 

和體溫相比之下冰涼許多的水柱打在身上,讓他熱壞的腦袋暫時冷靜下來。

明明才五月初,應該正是梅雨季的時節,卻僅有雨季特有的濕黏,而沒有一點雨水。

他嘆了口氣,放任自己全身都還滴著水,默默從冰箱裡倒了一大杯冰茶,灌了幾口後,又垂頭喪氣的窩回工作桌前面對那疊沒有盡頭的稿件。

 

為什麼氣候會這麼異常呢,世界大概要毀滅了吧,前幾年的這個時候,還能靠著風扇過活的,現在他卻只想把自己泡在冰水裡頭。

愈想,手上的動作就愈加虛弱,過沒幾分鐘,他又唉聲歎氣地往地上倒去,遷怒地踢著被自己隨意丟在桌邊的大抱枕。這麼悶熱的天氣裡,那些填充著棉花的物品,對他來說,便只是良好的出氣筒而已。

方才還帶著涼意的身體,過沒多久又充滿先前的黏膩感。無力地閉上眼,不知是自己的體溫,又或是吸收了滿滿熱能的空氣,總是能感受一陣陣熱氣在身旁流動。那樣的不舒適,讓他緊皺著眉,滿臉委曲地像是要哭出來一般。

 

在木質地板上不知躺了多久,隱約聽見遮雨棚被什麼東西撞擊的聲音。小小聲的、滴答滴答,然後是一陣傾盆大雨。

雨水的味道隨著微風飄進室內,他微微轉頭,愣愣地看著窗外突來的降雨,有些傻氣地笑了。等待了好久的降雨,終於落下,累積了一整星期的煩躁,像是隨著這陣雨沖刷而去,瞬間下降的氣溫,讓他的心情頓時平靜許多。

 

這陣雨前後只下了十分鐘左右,卻也足夠消去空氣中的悶熱和那些生理上的煩躁。他抹抹臉,懶懶地從地上爬起,甩了甩已經半乾的頭髮,抓起被自己亂扔在桌下的手錶,看了眼時間。不知不覺,差不多是戀人下班的時候,他無奈的看著散亂一地的圖稿,逃避似地將那些紙張隨手疊好後,又滾回方才躺著的地方。

 

聽著屋簷上殘留的雨水一滴一滴地打在冷氣機上,他緩緩闔眼,想著等會戀人回來後,晚餐該吃些什麼,晚餐後該做些什麼,規律的聲響讓他有些恍惚。胡思亂想一陣後,他轉身整個人大字型地躺在涼涼的木頭地板上,從背上傳來的溫度和下午比起來明顯下降許多。涼爽的溫度讓他漸漸無法維持清醒,沒多久後便沈睡。

 

是一陣鑰匙開門聲讓他驚醒,他仍然躺在地上,只是稍稍轉頭,用半瞇著的眼望向開門進屋的男人,然後扯開一抹微笑。

 

方景耀提著公事包,才換好室內鞋,一抬眼便看見戀人躺在地板上,用好可愛的表情朝著他笑。

隨意將手裡的東西往沙發上放,方景耀蹲下身,輕輕拭去戀人額前那層薄汗,「怎麼沒開冷氣?」他柔聲問著。

「今天沒有很熱啊。」簡佑霖眨眨眼,伸手將方景耀拉近自己,就著有些艱難的姿勢,小動物似的吻在對方脣邊。或許是整日的不順遂,讓人變得脆弱,幾次親吻後,他像是沙漠中的旅人看見綠洲,開始瘋狂索求著對方的吻。

 

直到兩人都微喘著氣,簡佑霖才稍稍拉開距離,輕閉著眼,低喃似地說,「很熱……」

小孩般的耍賴語氣,讓方景耀不禁抬手輕彈了下簡佑霖的額頭,而後打開冷氣。

「傻瓜,是悶壞腦袋了嗎,明明就熱得受不了。」方景耀無奈地撥開簡佑霖再次汗濕的瀏海。

「可是,電費很嚇人啊……」他撇開頭,有些不甘心的說。

「幾個小時的冷氣,差不了多少的。你要是中暑了,才會讓我難過。」他輕吻在簡佑霖眼角,無比寵溺。

 

簡單用過晚餐、再次洗了澡後,簡佑霖懶懶地半躺在沙發上,小口小口啜著戀人端來的冰茶,室內偏低的溫度,一掃白天時他滿肚子的怨氣。雖然手裡的工作還有大半沒完成,但在舒適氣溫的催化下,意識又漸漸被睡魔侵占。昏昏沈沈地,視線裡漸漸只剩下方景耀收拾餐具的身影。

他呢喃了聲,微弱的音量沒有引起戀人的注意,沒等到對方完成手邊的工作,他早已神遊太虛。

 

十多分鐘後,儼然成為家庭主婦的男人,終於將廚房整理乾淨,還順手挖了冰淇淋,準備讓簡佑霖當作飯後甜點。

當在客廳看見又睡著的戀人,方景耀也只是無所謂地笑了笑,習以為常的爬梳著簡佑霖短短的髮,對於他總能隨時隨地睡著的這點,有些佩服。確定外在的干擾並不會將簡佑霖吵醒後,方景耀才把客廳的冷氣關掉,傾身半抱半扛的,把人搬回臥室。

 

或許是方才空調開得太強,才沾到那張睡慣的雙人床,簡佑霖便蹭了下棉被,無意識地往溫暖的地方縮去。再沒幾秒,又因為熱度,而推離那床被子。太過孩子氣的舉動,讓方景耀不禁失笑。

雖然還不到平時的就寢時間,但卻不想離開睡得安穩的那人,猶豫了會,方景耀決定難得早睡。調好鬧鐘後,便關了大燈,就著床邊小燈,仔細看著身旁的人。

秀氣的眉、輕閉上的眼,一直到微微張開的脣,想起晚上戀人的主動親吻,方景耀不自覺又笑了,他任性又可愛的戀人,大概是被下午悶熱的天氣惹惱了吧,他能想像簡佑霖對著空氣發脾氣的模樣,大概也會對散放在客廳的那幾個抱枕拳打腳踢吧。總是看不膩戀人的情緒反應,但同樣的也有些心疼,獨自一人面對負面情緒,肯定不好受。

「真是,拿你沒辦法吶……」他輕聲嘆息,指尖隨著思緒在對方頰上移動,柔軟的觸感,讓人捨不得收手。

末了,在昏黃的燈光下,他輕吻懷裡的人,也閉上眼,墜入同樣的夢鄉。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羽澤櫻 的頭像
羽澤櫻

七號櫻色館

羽澤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