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Love Song 系列]




男人站在佈告欄前,呆愣了好一陣子。

 

雖然說是佈告欄,但半面牆大的白板,多半都是貼著些無關緊要的東西,各種下午茶點菜單、廠商或同事的請帖,甚至是尾牙活動的照片,隨性得很。畢竟,公司的重要公告,多半都是以郵件通知,尤其是自已所在的資訊部門,紙本文件的出現次數,更是少之又少。
黑底色的海報張貼在白板上,在一片花俏顏色中,著實醒目。他不得不懷疑自己是不是工作太累了,才會產生如此真實的幻覺。
眼前的海報他一點也不陌生,海報上的人側著頭半閉著眼,肩頸間架著提琴,手寫白色字體印著演出者姓名,「安宸霈」三個大字,橫在畫面右下方,剛好的角度,單色調的照片,美得像畫一樣。家裡書房牆上剛好就有張一模一樣的,熱騰騰,昨天才剛從音樂家手裡拿到。
在家是一回事,在工作場合看見戀人的臉,還是讓他像個傻子般地當機了。

 

「Myron,發呆啊?要不要先下班,剩的明天再做吧,你加班好多天了。」

聽見身後同事的呼喚,男人才驚覺自己端著馬克杯,已經在白板前站了快五分鐘。
他轉身對著同事搖搖頭,「只差一點了,我弄完再走。」正準備走回座位,經過同事身旁時,他猶豫了幾秒,還是開口。
「Cloudi,你知道那張海報是誰貼的嗎?」男人裝作不是太在意的隨口問著。
「你剛看的那張喔,樓下設計啊,說要讓我們資訊的也感受一下藝術,硬是貼上來。老大還和設計的吵了一架,可惜你不在,沒看到那段精彩的!」
號稱是資訊之花的同事,天花亂墜的描述著自家組長和設計組長的火爆場面,男人不禁笑了出聲。
「你演得也太生動,不去當演員實在可惜。」他邊笑著邊說。
「哼,也只有你會這樣說,姐姐我成天在這裡演給你們這些毛頭小子看,要不要付我演出費啊。」有著一頭長捲髮的女人邊開著玩笑,邊拉開抽屜,
「看你盯著那張海報這麼久,想去聽嗎?剛才下班前設計的有拿幾張票來耶。早知道你有興趣就多要一張了,沒幫你留到,不然,這張就給你吧。」


看著和海報同樣設計的票券,男人又稍稍晃神幾秒。腦子裡跑過的,是昨晚音樂家滿臉不悅的告知自己,這場演出主辦單位保留給演出者的座位數量不足,於是自己的那份,便被他讓給其他人。
知道自己戀人是體貼工作人員,不想讓大家難做事罷了。每個主辦方的作法不同,領人酬勞的,也不便再多說什麼,只是音樂家的情緒卻是到家之後才發作。
關於自已無法在臺下聽這次演出,雖然覺得可惜,但男人並不是太在意,演奏會總是還有的,更何況演奏者本人就和自已住在同個屋簷下,把機會讓給其他想聆聽演奏的人,也未嘗不是件好事。
但音樂家本人很介意,介意到情緒都藏不住了,於是,男人便也不阻止戀人借題發揮,整晚拖著自己又親又抱的。

看似帥氣的小提琴家,骨子裡也只是個大男孩,小心眼又愛吃醋。
他接過同事手裡的票券,手指輕撫過演出日期,想起現在應該也還在工作中的戀人,又傻傻地笑了。

 

「周顗綸小朋友,你吃錯樂嗎?」女人似笑非笑的看著他。平日習慣的那個工作狂,今天卻反常的在自已面前晃神三次以上了。
「咳。」男人輕咳了聲,扯開話題,以掩飾自已不斷走神的失態,「你不去聽嗎?」他問著,好奇同事放棄門票的原因。
「嗯,本來是打算去啦……」Claudi捲了下髮尾,順手將自已的手機螢幕遞到男人面前,「法式料理耶,當然是選這邊啊。」愉快的語氣配上甜蜜的笑容,讓男人突然理解音樂家的團員們總是嚷嚷著光害的感受。
「那就先謝謝你的票了,祝你約會愉快。」夾著意外入手的門票,男人向仍笑得開懷的同事道了謝,便又埋頭回自已看似永無盡頭的工作。

 

***

 

約莫一個小時過去,男人手裡的工作總算告一段落,收拾著散亂的桌面,像是算準時間,訊息聲也在此時響起。
他翻出手機,熟練地按著,看著短訊,雖然內容只是簡單詢問自已什麼時候下班,他卻還是笑了。
比平常都要少的字句裡,讓他知道音樂家對於門票的事仍耿耿於懷。猶豫幾秒,男人隨手撕了張便條,寫了點字,從抽屜裡拿出早些時候從同事那意外取得的票券,相疊擺著,刻意地,拍了照後傳給自己的戀人。

不過數秒,電話立即響起。

 

「不是說要回去了嗎,怎麼還打來?」男人明知故問,語氣裡滿是笑意。
「顗綸……你怎麼拿到票的?」音樂家無奈的問著。
「同事給的,剛好有人有票,多一張,就給我了。」男人沒打算賣關子,乖乖交代門票來源。
「幫我向你同事道謝……」音樂家語氣裡有些不甘心,卻又覺得慶幸。

 

這場公益性質的演出,由於是採索票入場,門票早早就被索取一空,加上一點意外,導致男人竟無法入場。自兩人交往以來,維持多年的習慣,說什麼也不想被這一點小插曲給打破。
也不是沒考慮過帶人進後臺,或是安排在邊角的座位上,雖然想讓人在客席上聆聽自己的琴聲,但音樂家實在不願讓男人屈就在自己看不見的地方,
他思考了各種可能的補救方式,卻仍得不到自己能接受的解答,矛盾的思緒在腦海裡盤據整天,直到收到男人傳來的照片後,緊繃的精神才總算放鬆。

聽著男人因還在公司而刻意壓低的聲音,音樂家在電話這頭靜默了幾秒,一股微微的騷動在心底翻騰,


「……綸……,」他放柔了嗓音,輕聲打斷男人未竟的語句。
「嗯?怎麼了?﹞音樂家的聲音突然變小,他下意識將手機夾得更靠耳朵一些,試圖聽清楚對方似乎未完的下半句。

 

「快回來吧,我想你了。」
「笨、笨蛋!」

 

突如其來的甜言蜜語,讓男人霎時漲紅了臉,一時控制不了,急急的罵了聲後便單方面的掛斷通話。

男人低著頭,死盯著手機直到螢幕暗下,黑色鏡面映著自已的臉,看不出顏色,但從臉頰的熱度就能知道自已現在大概連耳朵都紅著。
有些慶幸現在距離下班時間已經過了好一陣子,整層樓也只剩自已一個人,稍稍冷靜後,他將收拾到一半的文件隨意疊好,圍上圍巾抓起背包,便離開公司。


他可以想像現在的音樂家臉上會掛著多得意的笑容,半小時後又會用多溫柔的笑容在家門口迎接。
想起方才最後發送出的訊息,他伸手將圍巾拉得更緊了些,意圖遮掩自已應該又泛紅的臉頰,以及克制不住的微笑,真是個傻子,無論是自已,或對方。

 


『回去了,


 我也想你。』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羽澤櫻 的頭像
羽澤櫻

七號櫻色館

羽澤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