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年冬天,特別冷。

這幾天溫度驟降,冷得不二連跨出被窩一步都不願意。看著和室桌上一疊待整理的照片,他心裡有些怨嘆。前些日子接下的專欄稿件,明明再過幾天就要交件,到現在卻連一個字都還未動筆。

冬天不是工作的季節,在心裡默默下了結論後,他帶著點鴕鳥心態,又把自己往棉被裡塞--現在實在太冷了,大不了之後熬個夜,總是能做得完。

再度闔上眼前,不二腦袋裡充斥著這個很是逃避的想法。

 

又醒來,是聽見房門開關的聲音,不用抬頭也知道是誰走進。看樣子應該是中午了。

感覺到床鋪一角下陷,不二慣性朝著來人移動。他如小動物一般地從棉被下探出頭,與冷空氣奮鬥一陣後,才伸手環住對方的腰,含糊的說了聲,「手塚,歡迎回來。」

偏低的男聲在耳邊響起,帶著笑意,「該起床了,不二。」

「不要。」不二半耍賴地在手塚腰腹間蹭了蹭,戀人的體溫讓他更加不想離開。

「我帶了蘋果塔回來,不吃嗎?」手塚抬手梳順不二睡亂的髮絲,與溫柔動作相反,利誘著。

「手塚好奸詐,用食物威脅人。」不二玩鬧似地翻身,讓自己躺在手塚腿上。

看見戀人臉上掛著淡淡微笑,他也跟著笑得開心。

 

「吶,手塚。下午還有課嗎?」不二雙手環上手塚的頸,逼使手塚彎腰,在他唇邊輕聲問著。

「沒有,下午的學生請假,大概準備去過節了。」字尾還沒說完,便消失在兩人貼緊的唇瓣之間。

過了好一會,不二才輕推了下手塚肩頭,結束這一次短暫而濃烈的吻。

他張著還帶點濕潤的唇,氣息不穩地又喚了聲,「吶,手塚。」

被呼喚的人輕挑了眉當作回應。

「下午陪我挑照片吧。」不二的笑太過燦爛,讓手塚不禁考慮起是否要無視戀人的要求,直接再吻上他那一開口就沒好事的唇。

像是看出手塚的遲疑,不二指了指房內的和室桌。

順著指尖方向,手塚才想起自己的戀人在前陣子接下旅遊雜誌的新專欄。因為是臨時委託的工作,不需出差拍照,當時還讓不二嚷著可惜。

「這次的主題是『冬之戀』喔,要介紹適合冬季約會的景點,剛好可以順便找個好地方,當作我們下次出遊的地點。」不二眨了眨眼,而後將自己更往手塚懷裡塞。

 

其實這次的工作,沒有困難到需要手塚幫忙的程度,不過就是個簡單的景點介紹。由編輯部提供的照片裡,選擇合適的幾張,搭配上文字便能完成。若不是原先負責的作者因為出了車禍無法交稿,編輯也不會提著蛋糕,親自上門求救。

自從手塚擔任教練後,他們已經有好一段時間沒一起旅行。然而那些地點裡,有不少是他們曾經一起走過的地方,確認備選景點清單時,也不斷勾起不二心裡的回憶。

挑明了說,他也只是想藉機讓兩人一起重新回味罷了。

 

手塚沒有馬上答應,只是將吻落在不二額前,輕聲催促他快起床梳洗。

得不到回應,不二作勢在手塚前臂上輕咬一口,才不甘心的掀開棉被。在不二離開床被之前,手塚略微拉扯不二的手腕,一下子重心不穩,讓他又跌回手塚懷裡。

不二嚇了一跳,驚神未定地開口,「怎麼了嗎?」

「沒事,待會一起挑吧。」鏡片後的眼神,帶著些許笑意。

「壞心眼。」不二咬咬下唇,好氣又好笑的笑罵幾句,總算是離開臥房。

 

簡單用過午餐後,不二臉上掛著淡淡微笑,愜意地靠坐在手塚身邊,手裡捧著暖暖的蜂蜜牛奶,嘴裡還擴散著蘋果塔的濃郁甜味。

視線隨著手塚的動作時而移動、時而停留,一張張風景照片,在手塚手中似乎變得更為動人。桌上原本散亂的相片,在手塚的整理下,不消一刻,便已呈現出屬於他們的世界。

 

喝完用來暖手的牛奶後,不二才開始正式挑選照片。他邊詢問著手塚的意見,同時在筆記本裡速記下文字靈感,並註記下欲使用的照片。不時歪頭思考的專注模樣讓手塚不禁莞爾,如此優秀的人,卻會在自己面前,變得像小孩子一樣。面對不二看似隨性但又認真的態度,總是讓手塚無法拒絕。

 

翻看到某個著名的海岸景點時,不二忍不住像個偷吃到糖的孩子,轉頭吻了手塚一下。突如其來的親吻,讓手塚頓時無法反應,在看見不二手裡的畫面後,他才恍然大悟。那是他們交往第一年,第一次單獨出遊的目的地。

手塚轉而淺淺回吻,待不二喊出暫停,才意猶未盡的放開。照片裡熟悉的地點,讓兩人前前後後交換不少次親吻。包括這座積著雪的神社,或那間溫泉旅館外的雪景,都是勾起回憶的契機。

 

一幕幕懷念的景象,令不二逐漸分心。

學生時期的出遊,不敢張揚的低調約會,一直到出了社會,和家人、朋友,或是可以稱之為蜜月的旅程,都是自己生命之中不可或缺的一景。而那些景象中,手塚總是在自己身邊,那些說不出口的感動,堆放在內心深處,一點一點的,成為自己幸福的泉源。

 

兩個人協力合作之下,只花了一個下午,便把揀選照片的步驟解決。

稍微伸展因久坐而有些僵硬的身軀,不二順勢趴倒在手塚身上,撒嬌似地發出無意義的聲音。

感受著戀人在頸後按壓的力道,他不禁感嘆,「還是有你在比較好。」稍稍回頭,臉上有著藏不住的心虛,「本來打算最後幾天再熬夜寫稿的。」

不二吐吐舌,看著手塚臉上浮出無奈,心裡卻有股難以言喻的滿足感。不等對方開口,他小幅度翻身,正面仰望著手塚。

「陪我選完照片,有什麼心得嗎?」不二抬手輕推了下手塚的眼鏡,有些期待地問著。

手塚微微挑眉,故意深思了好一會,直到不二略顯不悅,他才微笑著說。

「找天出去走走吧。」

他伸手托起戀人的臉,在閉眼親吻之前,手塚看見不二笑得無比燦爛。

 

吶,手塚,你知道嗎?

只要窩在你懷裡,即使是寒冬也會覺得溫暖。

只要和你一起,再平常的景緻,也都變得不同。

因為有你,隨處都是幸福,片刻便成永恆。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羽澤櫻 的頭像
羽澤櫻

七號櫻色館

羽澤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