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天空落下白雪,你會看見什麼。是新生?或死亡?

 

血的牽絆是否真的比什麼都還深?在什麼樣的慘劇之後,會讓這麼一個可愛的少年淪落在街頭。

再不斬心中如此想著。

不自覺的走向那個男孩,自己都感到訝異。

 

『如果你想證明自己是有用的人,那就和我一起走,當我的工具吧。』

『是的,再不斬先生。』

 

 

沒理由,開心的笑容,只是因為有人願意承認自己的存在價值...

無數次的爭鬥,無數筆的傷痕,刻劃在少年身上的,是一次又一次的證明。

溫柔的笑容,被冰冷的面具遮蓋。

為了什麼,掩蓋自身的性情;為了什麼,拋棄自己的靈魂。

 

被霧氣覆蓋的大地,霜雪紛飛。

看不清周遭的人、物,亦看不清自己的心。模糊的視線,模糊的一切。

男孩獨自一人,站在染成雪白的樹下。

安詳的,美麗的,等待著。

雪片,像花辦降下,軟軟的落在比粉雪更柔的肩頭上。

 

『走吧,白。』

 

期待已久的聲音。

一如往常的微笑。

 

在身後小跑步的身影,無以言喻,只是工具嗎?

讓白跟著自己,只因為當初單純的復仇心?

什麼東西,在不知不覺中,超越了權力欲望?

要到什麼時候才得以發現,還要多久,這樣的不明確。

 

忽視。

 

忽略事物背後的意義,裝做不知情,逃避。

 

所謂的後悔,是不是就如此痛楚。

不該愚蠢的只想著自己的野心。

來不及,一切早已太遲。

 

擋在前方的身軀,是那麼的嬌小瘦弱,

卻為了自己出生入死。

無法改變,命運的鐘,就是這麼走著、走著。

 

忍者的心,不是鋼鐡,反而更易碎裂。以堅毅包裹著纖細。

支撐著少年決心的,不知名的感情,

在空氣中飛散著。

 

在霧中飛濺的鮮血,

紅,襯著雪白。

 

霧中,白雪紛飛。

 

在皚皚白雪中誕生的少年,在皚皚白雪中離開。

笑著,淚流著。

在雪花紛飛的日子裡,和畢生最愛的人相遇,而後分離。

 

最後的最後,已不再是膚淺的愛戀。

比生死更重;羈絆。

 

流下了淚。

 

比雪潔白的少年。

 

 

 

『如果可以……我也想……和你去……同樣的地方……』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羽澤櫻 的頭像
羽澤櫻

七號櫻色館

羽澤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