黏膩膩的空氣壓在身上,有著莫名的噁心。明明預報說會下雨的,但天空卻是連一滴水都沒落下。這星期的天氣一直都是這樣炎熱的好像已經是盛夏,梅雨季節的雲彷彿還在很遙遠的地方。

 

「唔啊,好熱……快要熱死了……」簡佑霖一回到家便邊走邊脫瞬間就拉掉上衣,他裸著上身半倒在沙發上,一臉虛弱的哀嚎著。

偏白的手臂上浮著薄薄的汗水,頸胸間因為躁熱和外頭陽光的照射而略微泛紅。

不遠的桌面上擺著方才為了解熱而買的冰,但才放沒多久,便已溶化大半。他無力的瞪著努力工作的電扇,恨不得眼前的風扇能吹出涼一點的風。

 

「佑霖,把衣服穿上,這樣會感冒。」

出聲的男人從外表看來比簡佑霖大上幾歲,雖然也頂著滿頭汗,但至少身上衣物都還算完整。

男人對著簡佑霖招招手,待他走近,便拿起身旁的毛巾,替他擦去額上的汗,又餵了他一口冰,而後隨手拿了件乾淨的襯衫想替他套上,卻被對方快速閃過。

 

「很熱,不想穿。」語氣裡有一絲撒嬌意味。

夏天會讓戀人分別,男人不由得在此時想起這句話。雖然想把對方抓進懷裡,但他連件衣服都不肯穿了,又怎肯讓男人抱著。看著簡佑霖滿臉抗拒的樣子,男人有些無奈。

對他來說,簡佑霖最大的毛病大概就是討厭穿上衣這點吧。一年四季,無論春夏秋冬,線是喜歡打著赤膊在家裡晃。有些單薄的身體,看上去瘦瘦小小的,卻意外的怕熱不怕冷。

每到夏季,總是會想盡辦法待在有空調的地方,圖書館、咖啡店,甚至是男人的辦公室,都是他最好的去處。

「那先去沖個澡吧,會舒服一點。」

這幾天家裡的冷氣出了點問題吹不出冷風,只能靠台電扇勉強對抗炎熱,讓簡佑霖更是變本加利的用各種方式消暑。男人看了,雖然覺得不妥,但終究還是任著戀人又是洗冷水澡、又是吃冰、又是裸睡。

 

在簡佑霖毫不在意,他的男人也縱容著捨不得他熱到的情況下,沒有意外的在某個被熱醒的早晨,他發現他在一年裡最炎熱的時節裡,重感冒。

 

被迫躺在床上蓋著被子,明明身體熱的要命,手卻覺得冷。頭很昏,眼睛也看不太清楚,喉嚨更是痛的要命。他隱約看見床邊有人來來回回的重覆著換水換冰袋的動作,很不爭氣的笑了。明明是自己感冒,男人卻比自己還要緊張,他趁著男人不注意時,輕輕勾了下那雙忙碌的手。在和男人對上視線的瞬間,用嘴型無聲的說了句謝謝。

 

「客氣什麼。」男人伸手拍了拍簡佑霖略顯蒼白的臉,臉上有著淡淡的心疼。「趕快好起來我才能安心。」說完又哄著簡佑霖,要他快休息。

看著他閉上眼有些難受的表情,男人心想,之後絕不能再放任簡佑霖為所欲為,至少,睡覺時得把衣服穿上。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羽澤櫻 的頭像
羽澤櫻

七號櫻色館

羽澤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