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Love Song 系列]




床邊小桌上為了方便而設置的閱讀燈,正努力執行著任務,發散出的昏黃光線,映照在男人頰邊,形成明顯的紋理陰影。只見他微皺著眉,顯得有些不安。

他翻了幾次身,還是清醒過來。男人孩子氣地揉著還有些睜不太開的眼睛,明明只是微弱的光線卻很是刺眼,他下意識的悶哼幾聲,引起雙人床上另一人的注意。

 

「吵醒你了嗎,抱歉,我寫完這段就關燈。」音樂家溫柔地順了順男人睡翹的髮絲,稍稍側身,擋去檯燈發散出的部分亮光。待男人再度闔眼,才又拿起筆,繼續寫著未完的樂譜。

 

筆尖輕觸著紙張,發出些許沙沙聲響,那是令人安心的聲音。輕靠在音樂家腰側,暖暖的溫度和頭頂上溫柔的觸摸,讓他緩緩閉上眼,在朦朧間,男人想起第一次見到音樂家時的情景。

 

 

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。

那天,他難得能準時下班。在交通已不繁忙的時段,騎著米白色機車,通過那條每日皆會經過的道路。一次紅燈,在路口停下。等待時,他偏頭看向路旁的戶外劇場,暖黃色的燈光,裡頭好幾個人來來往往的。有什麼活動吧,他心想。

當信號燈轉綠,他收回停留在廣場方向的視線,稍稍停頓兩秒,車頭一偏,便右轉切進規劃整齊的停車場。

 

廣場上還沒聚集太多人潮,他隨性在場內晃著,幾個工作人員看見了,也只是笑笑請他自行找位子坐下。

是音樂會吧,看著舞臺上的布置,他突然有些期待。雖然對音樂這種東西沒什麼概念,還是往前走去,選了個前幾排的座位。主辦單位準備好的塑膠椅上,早已放置著節目單,深色底淺色文字,看上去頗有質感。他隨手翻了翻,最後還是放棄,上頭寫著曲目介紹什麼的,對他而言簡直像是天書。

有趣地看著工作人員做著最後準備,那樣的忙碌,對比著自己的悠閒,他不禁微笑,有種好似脫離現實的感覺。

 

時間接近開演,一開始還零零落落的座位區,竟已坐滿了人,讓男人有些訝異,沒想到這個城市裡,還有這麼多人願意參加類似的藝文演出。

舞臺上主持人簡短開場後,走上臺的,是名身材修長的男人。沒有多餘寒喧,那人動作流暢,將手裡的小提琴架上肩頸之間,右手握著琴弓,一次拉動裡,高昂的樂音劃破夜空。濃烈的悲傷情緒,伴著琴音四散,墨黑的短髮,隨著幾個激烈的動作飄動。

男人專注的神情,完全吸引他的目光。

像是整個世界只剩自己,和手裡的那把琴。

 

在那陣悲愴的樂曲中,他不知不覺落淚,像是觸碰到了關開,淚水不止。

直到臺上的音樂家演奏完畢,他才連忙將滿臉淚痕擦去。他不知道在光線昏暗的夜裡有沒有人發現,但一個大男人在公共場合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,實在也不是什麼光采的事。

 

沒等下一個演奏者上臺,男人便起身打算趁主持人簡介下一段演出的空檔離開。本來就是因為突然興起才走進會場,加上一時情緒失控,雖然大家都專注在表演上,並沒有發現他的失態,但還是讓男人覺得有些尷尬。

他頂著些微泛紅的眼眶,繞過整片座位區,略顯遮掩地快步離開會場,不知是什麼樣的巧合,竟在出口處遇見方才在臺上演奏的音樂家。

或許是沒想到會在演出途中遇上其他人,兩個人不約而同停下腳步。男人和提著琴盒的那人對視了幾秒,直到看見對方微微揚起笑容,他才想起演奏途中自己莫名的流淚,不清楚在臺上演出的人,是否能看見臺下觀眾的舉動,但下意識地,他還是偏頭避開了音樂家的視線。

 

音樂家在臺上演奏時,其實已注意到底下這個特別的聽眾,不是沒遇過因為太投入樂曲,而感情流露的聽眾,但男人就是給他一種不一樣的感覺。因為照明,明明看不清臺下景象的,卻看見了這個男人。白白淨淨的臉上還有著淡淡淚痕,微紅的眼角,讓人看了只覺得心疼,和心動。

沒經過太久思考,音樂家從襯衫口袋抽出手帕,輕柔抹去男人頰邊殘存的痕跡。太過突然的動作,讓彼此都感到驚訝。音樂家勉強保持著鎮定,略顯僵硬的收回手,視線也從男人臉上緩緩移開。他看似苦惱地抓亂一頭偏短的黑髮,連自己都不清楚這麼做的原因何在。

 

看著音樂家明顯的手足無措,男人決定忽略那些會令彼此更加尷尬的片段。他抬手扯了扯自己略長的前髮,微笑著說,「剛才的演奏很棒。」那並不是客套話,他是真心這麼認為,方才的提琴演奏,讓他體驗到前所未有的感動,明明距離演奏結束也有一段時間,但那些音符構成的世界,還深刻地留在他的感官之中。

「謝謝。」像是不太習慣聽到如此直白的稱讚,音樂家有些不自在地搔了搔臉頰,而後揚起無比爽朗的笑容。「如果有興趣的話,新年的時候這裡還會有演出,可以再來看看。」

 

想想,那應該可以算是某種程度的一見鍾情吧,男人不禁微笑。

 

 

男人睡得迷糊,不自覺的往音樂家身上靠去,一雙手扣在對方腕上,鼻息間發出模糊單音,像是在催促人快點熄燈。像是夢囈那般,男人低喃著聽不清楚嘆息,讓音樂家好奇地俯身聆聽。斷斷續續地,他拼湊出男人含在嘴裡的語句。

 

『還好當時聽了那場音樂會。』

 

音樂家無法控制自己上揚的嘴角,他快速寫下最後一個音符,收拾好紙筆,將床邊小燈關上,充滿愛憐地在男人額前輕吻了下。

不知戀人夢見了什麼,才讓他夢囈出那些話,臉上還帶著淡淡笑容。讓他們相遇的那場演奏會,至今還令他印象深刻。這麼多年過去了,音樂家還是會不時想起,當初在昏黃燈光下看見的,那張帶著淚痕的臉龐。

什麼時候開始,他為戀人寫下專屬於他的曲子,約定好的那些,臨時浮現的那些,甚至有了一整本專門的資料冊。男人也總是邊聽著他的演奏,邊笑說他都把才能浪費在做這些有的沒的曲子上,但男人不知道的是,音樂家只要在男人身邊,即便只是看著他的睡臉,腦海裡便會湧現無以數計的美麗樂曲。歡樂的、溫柔的,各式各樣。因為是全心全意的愛著身旁這個人,他的善解人意或是偶爾任性,全都讓人捨不得移開目光。

音樂家有些無奈的笑了,原來自己在不知不覺中,已經愛得這麼深。

 

音樂家將自己窩在戀人胸前,聽著對方安穩的心跳,只覺得幸福。

幸好當初參與了那場演出,幸好、在那個夜裡,看見不知為何淚流不止的那人。

然後,才能現在這樣,在夜裡,兩個人。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羽澤櫻 的頭像
羽澤櫻

七號櫻色館

羽澤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